小黑

高三考学狗,留学党,准备考去美国某艺术大学,时而发画,时而写文。佛系更———

木须柿子鱼籽饭+铁板酱香鸡

化身美食博主!!!

(今天的午饭)


Q:最后一张啥?

A:……饿疯了

眠狼:

我的最新画集《眠狼》正式开宣啦!!
全书收录六个系列作品,插画漫画共200余张,是我自己都非常满意的一本书,另附通贩限定赠品明信片!今晚20:00正式开售!!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9322189732

【澜巍】小段子

同人文必定会ooc的…
不要打我x
就图一乐


“你先自己插试试看。”赵云澜站一旁有些戏虐的看着沈教授,丝毫没有伸手帮忙的打算。

沈巍有些犹豫,赵云澜知道自己不擅长这种事,但回回都不肯主动出手帮他解决。每次他来求助,他也只是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糗样,等他看够了笑过了才伸手帮自己弄。

心里一边有些抱怨,手还是行动了起来。沈教授对于赵云澜就是如此的言听计从。

他面红耳赤的拿着这个黑黑的小东西,摸索着找插入的地方。轻轻推入,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他有些无助,抬头眨着带着水雾的大眼睛找着赵云澜。一幅无辜又可怜的样子。

这还能忍!赵处长又不是柳下惠,老婆都这么勾引自己了还不上手拿可真是过分了。

说时迟那时快,赵云澜一把抢过沈巍手上的小东西就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

身前人呻吟一声。

“有反应了!”沈巍惊呼。

看着电脑屏幕缓缓的亮了起来,夫夫二人都展开了笑容。沈巍亮晶晶的眼睛里仿佛有无数的小星星正向赵云澜砸去,“云澜你好厉害!”

赵云澜得意的一撩头发,这种电子设备沈巍玩儿不转,但是他可是天天直播的人,插个电脑电源还是难不倒他的。

能讨老婆欢心就好,美滋滋的赵处长今日也是如此的幸福呢。













没肉,想什么呢,龌龊x

【剑三同人】惜乎往矣

扬州,又是一年夏至,护城河岸边站着一个穿着粉红色娃娃菜的小姑娘,背后背着一束花枝双手执着一副双剑,微风盈盈,掀起她的衣角和长发,柔嫩的花枝被吹的颤颤巍巍一副尽要散落的样子。她从五日前每日清晨都要来此处站上几个时辰,直到日头偏西才会离开,不知是在修炼道心还是有人所待。她就伫立在此也不讲话也不移动,眼神定定的望着河面,出神一天,就算是有人来同她搭话也不为所动,只不过今日倒是有些不同。

身后一阵马蹄声混杂着独特的金戈盔甲相擦的铿锵之音,小姑娘耳尖微微动了动却没有回身。

“夏末——”

一声呼唤伴随着勒马的“吁”声,一位军爷翻身下马站在了那小姑娘身后,后者应声回身一望,便瞧见眼前一袭红袍覆银甲,风中两根红白须须在那人脑后飘摇,他手持一杆长枪,英姿飒爽,眉眼凌厉不知收敛,一身的傲气耀的人刺眼。

来者正是自己所等之人。

军爷嘴角带笑,侧头拍拍自己的老伙计,一手牵着缰绳一边低头对那小姑娘道:“哎?徒弟,我咋感觉你几日不见又变矮了。”说罢便赶紧向后退了一步,一边躲着一边嘴里也不闲着:“别踹别踹,今早刚洗好的裤子,一会又让你踢脏了,我就跟你开个玩笑嘛……”

胡闹一通过后军爷捋了捋被揪坏的须须才开始讲正事:“我前段时间随去无量山调查红衣教的时候路过了九黎族,趁机便在那边停留了一日想要偷空享受一下,结果好巧不巧居然听说到了有关他们的消息。”

小姑娘皱了皱眉头,把双剑背回身后,抱胸开口道:“这就是你诓了我五日的原因?“语气抑不住的不满,意欲再次一把眼前人的须须揪乱。

“哎哎,女侠手下留情。“军爷身子向后一倾堪堪躲过这波袭击:”我这不是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傻到…啊,不是,痴情到一直站在这里等我嘛……所以我就顺便刷了刷九黎的声望,你也知道我一直想要他们那的一套马具,所以我……“

“赶紧讲。“小姑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打断了眼前人的长篇大论,气鼓鼓把头扭开不看他。还不是因为你说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才等的。

“嗷……我在喂马的时候听那边本地的人闲聊,听说几天前有一伙人路过九黎,这三人都受了些伤,其中有一个七秀受伤颇为严重……“

听到此处,小姑娘明显抖了一下,一脸严肃的转过来仔细听。

“…但是他们只停留了两日便离开了,所以和我们没有撞上,这三个人听描述,其中一个大高个身穿黑色长袍,金发,带着盾和刀,另外两个都是双剑为武,一个红发一个金发,明显就是他们嘛……”

军爷一摊手,将长枪丢到背后斜斜的靠在了半截枯树上,一副懒散的样子:“不过也不能太早下定论,毕竟,他们只有三个人……其他人不知道哪里去了。”

“嗯。”小姑娘低头沉吟,且当是信了他的鬼话。



军爷看她这副样子,一时也没了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不试图破坏这微妙的气氛,在树荫下亦看不清彼此的眼神。

待到日头渐渐上来了,小姑娘已经恢复了军爷来之前的动作,又站回了岸边,定睛瞅着。军爷叹了口气,起身拍拍袍袖提枪牵马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又顿住,对岸边人轻声道:“你呀,也别太执着了……护城河还天天帮他看着呢?其实叫我说,就算是再等上五年,这里也不见得会染上灾祸。长安那边你也知道,虽说是打上了,可人家城门里不也还是那样,这条河,你不看也罢。”

“我答应过的,我就不会毁约。”

“可你又何苦为了一个等不到的人蹉跎了人生!”

狂风牵的两人衣袖翩跹,河面涟漪阵阵,军爷腰上的血魔铃“铃铃”作响仿佛在宣泄着诺大的愤怒和悲痛,岸边人手上的双剑也发出阵阵悲鸣。军爷眼前似出现了一场幻觉,夏末就在这护城河边,树荫下,红衣褪苍色,青丝覆银霜,一等就是一生。他握紧了手中的长枪,目眦欲裂,恨不能将这人拉回现实里,休赴那虚妄的约定。可他又不忍心,只觉眼前人是如此的脆弱,全身上下的力气都用在了这个约定上,就连命数都可以押上,只身不顾的相信着执着着,就像一根紧绷的弦,不可破不能断,否则就是生机断裂,万劫不复。

“二师父,谢谢。”

他听她说道。

于是风停了,景破了。眼前的一切都又恢复如常,没有白发也没有空度的百年,夏末还是那个夏末,红衣青丝,双锋剑凉,执着而立。只是这声谢谢染了些歉疚和恳求。军爷无奈的将长枪顿地激起一阵风沙,沉声不满道:“明明都是师父,怎么就能这么差别待遇,过分,太过分了!“发泄后又对着岸边人喊道:”我也管不了你,随便你看吧,我要动身回府交差,之后会去九黎帮你留意的,若有什么消息再通知你。“

“多谢“

“不必“

“……你,照顾好自己。“沉吟半晌,夏末开口轻声道。

身后人轻哼一声,权当没听到。利落的翻身上马,哒哒的跑远了。

夏末抬头看了看偏西的日头,心里默道是时候回去了。便收起双剑留下花枝大轻功离开,只见她一个飞身而起,借着岸边的树落脚接力腾入空中,足下生莲,手舞粉扇,状似飞天一般踏上扬州城的城墙,立在塔尖上向下一览,万千山水包裹下的繁华糜烂尽收眼底。

但是她却没有看。

军爷恨她执迷不悟,守着那不可实现的约定。可她守的根本就不是那约定,而是她的私心。

她始终记得自己初入江湖无人陪伴引导,吃遍了苦楚。是那人在见她第一面时就救了她一命,是那人与他人不同,不嫌自己还要收她为徒,是那人一直护她到心法大成能独当一面,含辛茹苦的一直为了她着想,又是送马又是送衣服,仿若自己的再生父母,不求回报。她对于这人的情谊早已说不清道不明,比那非斩非理的乱麻还麻烦,同闯江湖数年,一同经历了风雨万般,分分合合,最后竟是聚少离多,直至五年前,这个人突然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再也不见。

只留下一纸书信,叫她遵守约定,远离江湖不要再踏入半步。她就听话,就信了,一直守在这扬州护城河畔,一等就是五年。

其实自五年前他消失时夏末就明白,所谓的约定,恐怕是达不成了。故人已不再,万事尽苍凉。可是她舍不得,总觉得这人离开的莫名其妙,消失的不明不白,天地之大,总能找到一处他的踪影,寻到一丝线索证明这个人曾经来过。所以她就自欺欺人的一直寻着,等着。就像今日,偶尔能听到些关于他的消息,心中也安慰万分。回不回来无所谓,这约定能不能达成也早就不在乎,只是一直这样就能当作自己与他之间还有一线之连,看着扬州城的风景也能再细数当年的回忆与种种。这一路走来她已经是疲惫万分,不想求得什么果,只想好好守着这个因,就算一辈子过去了,她也是能死在美梦之中的人。有时候她甚至感谢没有再与他相遇,这样就不会改变自己心里的美好,回忆就能一直这样绵延……



思路断了,不只是谁的信鸽落在了自己肩上,夏末解下信鸽腿上的短笺见到里面熟悉的字迹会心的笑了笑。又有故人归来小聚,其实自己就算是远离这江湖纷争,静静的留在这护城河边也是不得消停的,所以是否出去闯荡根本也没差。

她旋身落下,刚好落在何静身边,给这马商吓了一跳也不管不顾,就自顾的牵着自己的赤蛇翻身骑上一路架马去了。

————————————————————————

再来镇酒楼小聚,细述雁门关趣闻。


————————————————————————


蒋桓一脚踩在凳子上一脚轻轻落在旁边轻晃,身后摞了一摞不知道都是谁的刀盾,牛气哼哼的一一抹鼻子,脆生叫道:“还有谁?“神色好不骄傲。

她身边瘫了一滩的苍爹,每一个都醉如烂泥一般面露潮红,站都站不起来,蒋桓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也是丢盔卸甲的仿佛一个痞子一般坐镇这帮“醉鬼“之间。还要举杯再喝,门却被人敲开了,来人一头乌墨瀑发,黑紫相间的长袍,腰间还别了一支白玉笛子。他抬眼看了看屋内的惨状然后退了出去,默默关上门。

蒋桓就一直盯着那扇门关上,停了一会儿后仿佛确认了自己刚刚是眼花,再次举杯就喝,结果刚进一滴,门就又被人撞开,吓得她差点一口酒呛死。

“孙相逸你什么毛病!”蒋桓大吼,一个酒杯飞了出去直砸那人头顶,后者用笛子轻轻一拨就躲开,然后大步走过来撑着桌子怒驳:“你回来连喝酒都不叫我,你还好意思说!?”

“我哪知道你也在扬州!”

“老子不管,你欠我一顿酒!下次出秘境看我不放生你!”

“才用不着你!老娘的盾天下无双!”

两人吵得正热闹,店小二已经颤巍巍的从酒柜后面爬出来了,站在孙相逸身后,小声:“这…这位爷……您是这位……呃,客人的朋友吗?”他面露难色的嘀咕:“您这朋友带了一帮兵进来斗,斗酒,把其他客人都吓跑了,这酒钱还没给呢……店又要被你们给拆了……生意没法做了……”

孙相逸尴尬的后退一步,怼了怼旁边人的肩膀:“哎,给钱。”

蒋桓喝了二两酒还没清醒呢,迷迷糊糊的哼唧:“啊?给什么钱……”

“酒钱。”

“你给!嗝——”蒋桓一挥手拍上孙相逸的肩膀,醉醺醺的冲他打了个嗝。后者赶紧拍开她的手,又灵活的从人身后扯了钱袋子下来丢给那个小二,然后赶紧拖着人出去了,留下身后一地大兵昏醉不醒。

屋外冷风一吹,蒋桓顿时酒醒了大半,两人在屋外席地而坐也不担心掌柜的出来撵人,反正这家店现在也没法儿做生意了。她开口道:“你咋跑扬州来了,看徒弟啊?”

孙相逸没说话,低头把弄着手里的笛子,神情有些郁闷。

他八年前捡到夏末,那时候这孩子初次入谷学医,也算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孩子,除了心思太重也没啥别的。算命的说她命格不好,命犯孤星,身边的人早晚都会离她而去,接触久了才发现也不是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她除了拒绝和躲避别人对她好就不会别的了,整整三年他都带着这孩子在身边,还收了亲传,用尽心思扭转她的命格,不知花了多少心思。可是就五年前的这件破事儿,一切心血前功尽弃,那个人的一纸书信比他这三年的好都重要。夏末跟他约定,只要找到这个人后能见他一面认真的断了师徒她就跟孙相逸回万花谷潜心修习医术,避世不出。可是这一约已过五年,期间除了一点消息什么也没有,他心里自然是不痛快,不甘心。

蒋桓看他脸色一黑,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说对了,连声安慰道:“她不就那样吗,我跟她是情缘我还没说啥呢,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死脑筋呗。”

孙相逸哼哼两声就当是听见了。

“那你到底要不要见?”蒋桓出声问道。

“见啊,干啥不见,一段时间不掐架,我嘴都痒痒了。”后者气呼呼的回答,一撩衣袍一副要近战干架的样子。

“哎哎,你好歹是个花间,注意下自己的身份行不行,别贴脸。“

蒋桓调笑他的这会儿功夫,一个骑在赤蛇上的红影已经渐入了他们的视线。

夏末勒马停在了酒馆门口,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人。

蒋桓穿的乱七八糟就算了,这么些年她一喝酒就这样,自己早就习惯了。

惊讶的是她身边那个人。

孙相逸。

“你也在?“蒋桓书信上只写了要叫她来小聚,却没有说孙相逸也在,于是看到来人顿时愣了一下。

孙相逸看着自己的亲徒弟撇了撇嘴:“咋,不欢迎?”

“没有,大王没跟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而已。”夏末今天没什么心情跟这人斗嘴,孙相逸这一拳打出去是轻飘飘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不免有些无趣。

“你们怎么站在外面?”

“……”

“……”

两人沉默了,考虑着该如何解释,准确的说,应该是蒋桓在考虑着自己该如何把“自己喝高了完全忘记了这顿酒席是给夏末准备的,并且还把人家店给砸了”这件事告诉她。

夏末干脆推门打算自己先进去,然而蒋桓还在那儿思考着,完全没有意识到夏末这个动作会引发什么,于是,后者开了门又退了回来把门关上,前者愣在那儿看着她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差点儿没一盾给自己拍晕,可惜盾也在里面。

蒋桓慌慌张张的挠挠头:“你……听我解释?”

“得了,我差不多习惯了,不过你好歹把人都带出来吧。”夏末发现自己今天摆手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怎么这一个两个的都这么皮……

哦哦,杵在门口的人后知后觉的跑进去拉人。

孙相逸在旁边一直看着偷乐,也没打算插一脚,等着夏末把人支开了才转头看看这个比自己矮了差不多半个身子的徒弟:“说吧,什么事儿?”

夏末鄙夷,真是滑不过这个老滑头:“想太多了你,我只是打算告诉你一下而已,无事可求。”顿了一下又沉声道:“段世安在九黎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似乎是受伤了,依你看他们这次可会有危险?”

“有危险?那又怎样,你会抛下这条河离开去找他吗?”孙相逸讽刺道:“而且五年来听到他们有危险的消息还少了,我看一直都好好的,你别想太多。”话虽然这么说,可孙相逸心里早已百转千回的考虑起这件事,这五年来他们这些人无论是谁都或多或少的得到一些关于他们的消息,可他们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以长安为中心,这段时间越来越下移,几乎快要扩散到南边,之前在蜀都也有人听闻有那么一伙人把唐家堡搅了个鸡犬不宁,似乎还带走了什么东西,只不过这事情对于唐家堡来说还是不光彩,消息封杀的极快,他们费尽心思也就知道这点儿。

他孙相逸也不是除了不甘心就什么都不会了,好歹是孙思邈的亲传徒弟,不管是气度还是道心都是一片澄明,那个人与他也算有些交际,又是夏末的下海师父,他除了有些嫉妒这个人在夏末心里的地位以外更多的是感谢。于是在寻找他的踪迹这件事上孙相逸也是很上心,相同的,段长安蒋桓他们也是,不然是断然不可能总跑来扬州小聚,给夏末讲这些事情的。

他低头沉吟着思考,夏末看他这样也不做打扰,讥讽的话全当没听见,她今天是真的有些疲惫。

不知怎的,自从今日段世安带回消息之后她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心里总有些不痛快,闷闷的不好发作。她心里总惦记着九黎的那些事儿,可以往这样的消息她即使得知了也不会有太大反应,今日此事却是如此的在意。其中定有蹊跷,她可如此断言。

可蹊跷又怎样?

就如同孙相逸所说的,自己是断不可能离开扬州城的,护城河也好还是再来镇也罢,这些东西,她答应了要亲眼盯着,亲手护着,那么她就说到做到。自己这个亲师父,虽然是说话最损,跟自己吵得最凶,却也是对自己最温柔耐心,最理解自己的人。

蒋桓一出来就瞧见俩人儿对脸阴沉,不免打了个寒战。孙相逸还好,他人是损,但大不了把他往死里揍,有什么阴招损招都能收拾出来(蒋桓自以为)。但是夏末也阴沉个脸估计就是有大事儿了。难道是自己这次砸了场子惹得她不快?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蒋桓开启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式。

“你俩……怎么了?”她出声问,声音颤巍,不过也没有特别明显。

夏末抬头,啊了一声,显然是忘记了蒋桓还在,又把刚刚的事跟她也讲了一遍。只不过没有说他们受伤之事,只是道在九黎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蒋桓是个冲动性子,怕她得知以后立马启程九黎族,那就有些自乱阵脚了。这事既然已经交给了段世安去处理,他们就在此处等候便好。

酒是喝不成了,蒋桓叫手下的兄弟们在附近找旅馆住下,自己同孙相逸跟着夏末回到了护城河边的林中小屋。那里是夏末的家,或者说,她这五年的住所。

三人一路无话。

蒋桓也不是傻,看他们两个这幅模样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只是夏末跟自己讲的这么简单。但毕竟是自己的情缘,而且这么多年的信任,她知道这其中必然有道理。他们不会害自己,既然不让自己知道必定有他们的道理,她也不好奇,叫她做什么就做就是了。她蒋桓想来看得开,也不与自己找麻烦。这样不抬杠的性格,甚好。

真他妈好看……

煮薄荷:

已授权√
画师ID[twi :  Tarokunnnn]
*禁止转载或商用
(有一丁点胜出)
重发一次!

新买了板子…瞎几把乱涂,速涂一张女儿的头像

长手长脚的魔王儿子,cp是个同样话废的圣骑士……

有想要出一个系列的想法,13个门派的萝莉(?)看看受欢迎的程度……没人喜欢就画一个秀秀自己看了

七日之都——安
我最喜欢的女孩子,摸个鱼